<em id="ahxip"></em>
        <form id="ahxip"><th id="ahxip"><track id="ahxip"></track></th></form>

        <em id="ahxip"><span id="ahxip"><track id="ahxip"></track></span></em>

        ?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雙減”政策整整一周年,培訓機構日子過得如何?

        來源:北京晚報編輯:保存2022-07-06 22:47:15
        分享:
          “雙減”政策即將滿一周年,這一年,教培機構怎么樣了?記者調查后發現,有的機構成功開拓了新的業務,有的老師順利轉變了新的身份,前景可期。

          但也有少數教培機構離職人員企圖拉攏人脈私下攢課,搞地下培訓。看來,“雙減”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轉型

          籃球成支點 開辟新賽道

          “咱們來做一個游戲,大家跟著我拍球往前跑,我喊‘木頭人’,大家就停下,好嗎?”周五下午四點半,操場上三十多個孩子分成三個班級進行著籃球練習。其中兩個班的孩子年齡只有六七歲,都是籃球的初學者,教練用游戲的方式帶著他們練習。

          “雙減”之前,這家教育機構在培訓方面的業務主要是語文、數學、英語三科的學科培訓。而在“雙減”之后,業務重點轉變為了以籃球為代表的體育培訓。

          7歲的牛牛是籃球班最早一批學員,目前已經跟班學習將近一年,媽媽張女士對孩子幾個月來展現出的變化十分欣慰。“以前小區樓下有好多孩子玩籃球,我家孩子不會,眼巴巴看著人家玩。現在他也會了,能跟大伙玩到一塊去了。”

          張女士很早就有讓牛牛練體育的想法,但在“雙減”之前,受“周圍環境”的影響,她還是選擇給孩子報英語課。如今英語課不上了,時間正好改報籃球。

          “我們的籃球班招收5到12歲的孩子,按照不同年齡層分為四個階段,每個階段都制定了詳細的培養內容。不光有籃球技巧的訓練,也有體能和體測的練習。”籃球培訓主管主任介紹,“我們的理念是在玩中學、抗中練、賽中驗,先培養孩子的興趣,然后逐步通過訓練和比賽提高水平。”

          籃球班開設將近一年時間,學員數量已經發展到了300多人。在主管校長趙景芝看來,這次業務轉型為集團成功開辟了一條新賽道。“我們有一座新籃球館馬上就會建好,未來也打算招更多的孩子。體教結合是現在的大方向,雙減之后有更多家長關注到了孩子的體育教育,我們也可以持續為學生和家長創造價值。”

          轉行

          老師變主播 線上賣教輔

          “雙減”之后,從事培訓行業的一線老師也面臨著身份轉換的問題,而帶貨主播成為了不少人嘗試的方向。在網上能找到不少帶貨的“前老師”,而他們主要推薦的商品是教輔材料。

          “今天給您的是七九折的折扣,拍12盒加贈AI智能互動的輕課盒子,額外還會抽獎,贈送價值399元的神獸禮盒……”短視頻平臺的直播間里,一名男主播正賣力介紹小學語文智能教輔,“大家看一下,語文包含閱讀理解、基礎知識、古代文學、作文表達等多個模塊,可以幫助孩子全面提升文學素養。”

          互動中,這名主播稱自己是在機構從教八年的語文老師,因此不僅可以介紹在售商品,還可以回答家長有關語文學習方面的問題。

          另一個主打中學智能教輔的直播間里,戴著黑框眼鏡的女主播看起來頗有書卷氣。“孩子可以先聽課,再做題,不會的話再看講解,這里既有校內基礎,適合暑假預習,也有拔高提升,總結解題方法。”提起教輔書中的知識點,這位自稱“小高老師”的女主播信手拈來,三句話不離老本行。她表示,自己之前是培訓機構的數學老師,非常熟悉相關內容。

          “書中有二維碼,掃碼后可以看到視頻,有老師帶著孩子一起學。每道練習題也配有二維碼,遇到不懂的,也可以掃碼獲取講解。”主播介紹,這套智能教輔用的正是之前機構課程所用教材,講解視頻也是機構老師錄制的,“一本書就是一個知識模塊,一年下來也就三百多元。”

          作為家長,程女士有些動心。“過去一放學就要往機構跑,飯都顧不上好好吃,周末也得四處趕場,現在輕松多了,也算多一種選擇,可以在家根據孩子情況靈活安排,效果怎么樣暫且不說,起碼省了時間和金錢。”

          問題

          機構倒閉后 仍有人攢班

          “寶貝們的暑假來臨,如果有需要幫助孩子規劃語文、數學、英語三科課程的家長,可以隨時聯系我。”前些天,一名許久不曾聯系的培訓機構人員給王女士發來微信。在人員的朋友圈里,還特意強調“都是原版課程內容,精品小班課,英語有幼兒段”。

          王女士心生疑惑,在她的印象里,這家機構已經蕩然無存,課程又從何而來?“機構倒閉了,我們是老師自己攢的班,主要服務有需求的老學員,對新學員也按一樣價格。”看到有家長咨詢,人員毫不諱言,“之前咱們一周是480元,老師單獨干之后打折了,一周300元,分兩次課,每次一小時,滿班是8人。”

          人員稱,授課老師是之前機構的培訓師,可以通過線上直播的方式進行純英文授課。隨即,她給王女士發來G0級別的課程大綱,上面列有每個單元的核心詞匯和句型,“小學段有4年課程,可以覆蓋中考前所有知識點,之后還有3年高階課,使用的配套教材還是原來機構的教材,報名后會安排郵寄。”

          王女士覺得,這樣由明轉暗的操作不太規范,于是詢問是否有合同。對方回應稱沒有合同,有問題微信聯系。王女士進一步提出,是否可以先安排一節試聽課,如果覺得合適,再選擇報名,人員答復稱,“這邊是后臺系統排課,都是按照12周的課去排,沒辦法單獨選擇一次,只能選擇一次性將一個季度的學費3600元轉賬到個人銀行卡賬戶。”

          盡管對方一再承諾,如果聽完第一周不滿意,可以把剩余學費全額退還,但王女士依然不敢輕易相信,“之前那么多機構白紙黑字的合同簽完,最后還跑路了,這一沒合同二沒機構,全靠口頭表態,怎么讓人放心?萬一前腳轉完賬,后腳被拉黑,這些錢不就等于打水漂了?”

          建議

          促多元教育 拓成才選擇

          根據教育部等三部門在2019年9月印發的通知,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培訓機構需要在2021年底前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這一轉變在業內被稱為“營轉非”。

          在原培訓機構的老師紛紛轉行之際,也有家長發出了疑問:“之前的老師教得挺好的,轉行是否有些可惜?”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看來,培訓機構的轉型和老師的轉行是為了促成教育良性發展所必然要經歷的陣痛。

          熊丙奇解釋,如果沒有“雙減”政策,任由資本涌入培訓市場,培訓機構為了擴張,必然會使用超前教學、制造教育焦慮的手段。最終的教育生態中,收費高昂的培訓機構成了主體,學校反而變得次要,這會大大加重家庭的負擔。因此,“雙減”政策對于校外培訓機構的整頓是十分必要的。

          與此同時,雖然“雙減”已經實施近一年,但家長群體中依然存在著“教育焦慮”,由明面轉到地下的校外培訓依然有市場。一些違規培訓的人員和機構,因為有著很大的經營風險,只能提高價格甚至以次充好,而有需求的家長也只能配合,最終地下培訓市場完全由“賣方”把控。

          熊丙奇認為,對于這種“地下培訓生意”,在開展打擊的同時,也要做到疏堵結合,從源頭上緩解家長的“教育焦慮”。關鍵措施在于學校的提質增效以及教育評價體系的改革。尤其在中高考升學方面,應該探索新的錄取制度,改變“唯分數論”的選拔機制。“另外,根據新《職業教育法》對職業教育的類型教育定位,提高職業教育地位,推進普職融合,也是緩解家長焦慮的重要方面。只有促進教育多元化,形成更合理的人才培養結構,才能拓寬每個學生的成才選擇。”本報記者 莫凡 宗媛媛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jorun.com.cn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

        在线看黄AV免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